• <table id="uuuu2"></table>
  • 桐城网

     找回密码
     我要注册

    QQ登录

    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    查看: 797|回复: 0
   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    [散文] 有个性的桐城话

    [复制链接]

    135

    主题

    1141

    回帖

    2625

    积分

    荣誉会员

    Rank: 8Rank: 8

    积分
    2625
    鲜花(15) 鸡蛋(0)
    跳转到指定楼层
    楼主
    发表于 2022-12-24 11:19:18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    有个性的桐城话
    季节轮回,天道有序。冬天来了没有好天,不是下雨雪就是大妈乌天,日子又短做事做不到么事,还死地冷,就拎个火团把块厚布搭之到隔壁人嘎闹闹脚,谈谈白,亲热些热闹点,省得在嘎里光坐之村瞌子。
    左耳朵进右耳朵出:别人说的话不见效,听不进去,当成“耳旁风”。
    耳朵俺讨不到聋静:天天驮喧,被人在耳朵边叔叔夺夺地埋怨。
    挤(嘴)巴大:天生的嘴型大;骂好(hào)七佬;指责港狡理的,拿强霸道。
    挤巴港玉之:话说得多,嘴巴皮磨光滑之。
    磨牙嚼(qē)齿:吹毛求疵地刁难人,多番交流仍不理解和接受。
    死目洋温:面无表情目光呆滞,没有积极性。
    死俺闭(bèi)秋:眉眼低垂,打不起精神。
    俺拥之:见到别人的好东西就敌俺睛望之,想不到就惦念、妒忌。
    俺睛皮浅:见到别人的东西就想要。
    没有剃眉毛:见到别人的东西都想要。往年小昂接在周岁这天要找戴匠剃胎头,也用刮胡刀刮一下眉毛。两个用途:一个是利于眉毛生长;二是长大后看到别人的东西就不会“害眼病”。这种说法含有“缺少家教”。
    调(tiáo)钉儿:想方设法地难为人,别人怎么做都不满意,不断地挑小毛病
    带谁的经:想方设法地为难。有欺压的意味,成心过不去。
    嘲稳:反复强调、警告,绝对不能再犯错。
    抵老婆:三人或多人当面对质,搞清到底谁在扯谎和诬陷。来自“扯老婆”。
    扯狗屌:双方或多方之间,话或者钱未讲明、未结清而纠缠不清。
    木人头:顶个名誉或占个位置,不能作为和做主的人。
    木头人:无能无用的人。
    粘乌缠:一种外表长刺的果实,被粘上就难得掉。也指特别黏人的人。
    喀之膛:一旦有瓜葛,就撇不清甩不掉。
    不得掉爪子:脱不掉手。如:糯米粉喀手,不得掉爪子。也指手头有积压物品,急于脱手。
    歪(wǎi)之:喜欢打皮赖的人,与之有狂找就耍无赖敲诈勒索,赖在人家不走。也指脚扭伤了。
    沃闷草:堆在一起受潮变质腐烂的稻草。
    “八”在别处是好词,桐城话里常做贬义。
    八五儿:骂人不精明,混沌。近似于“孬二八昏”。
    八不大五的:说话做事顾头不顾屁股的,不谨慎。
    八万:做糊涂事的人。
    祖宗八代:做了突破底线的缺德事,被人把“祖宗八代”骂翻身都没得港。
    体味的:故意的;刻意的。
    驯扑叫悠的:很驯服;很乖巧。
    上气搁捞的:在语气和神情上气不顺的样子。
    熬饥:能抵挡住饥饿的折磨。如:长料日子早上七油炒饭上午熬饥。
    经饿:难消化。如:现在生活条件好了,饭菜油水多经饿些。
    把戏:最初可能源于本土的“小魔术”,也有说是“障眼法”,实际是动作快,一般人跟不上节奏或看不出来。已往年边上屋基里有“玩把戏”的来,大老人小孩图新鲜都挤在一块看,往往中了那些所谓艺人的“调虎离山”之计,他们趁虚而入偷人家的东西。现在的“把戏”指暗箱操作的伎俩,或故意把事情搞得错综复杂,让人看不清真相,便于掩人耳目从中牟利的手段。
    人杪子看不到一个:看不到人。人越走越远时,最后消失在地平线的是人头,谓之“人杪子”。《红楼梦》说成“人芽儿”,也有道理,人出世多是头先入世。
    一词(字)多义。
    下水:下到水里。如:把豚拦下水洗洗,身上毛灰不拉土的。
    下水:下游。如:地势高的在上水,地势矮的在下水。
    下水:猪的心肺肠胃等。上前的农户养猪要交任务,自家只能吃到点猪下水。
    拖下水:拉陪葬的。如:自己晓得事情不好,还要拉人下水。
    壳子:屠宰后的猪除去头、尾、四肢和下水的部分。
    上前人做鞋,把旧衣服上好一点的破布撕下来平铺在门板上,用麦粉糊一层一层地粘到一定厚度,晒干变硬挣,有的为了耐磨和塑形加入笋子皮。叫“焙鞋壳子”。
    扫尾:工程进入结束阶段。
    收尾:马上就彻底完工。
    拖个尾子:该做完而未完成的事情。
    窝之尾子:为人处事很收敛,不张扬。
    露之尾子:做坏事被人发现。
    窝窝尾子:草草收场。
    长之尾子:骂人的话。如:长之尾子搁畜牲俩一样。也指借钱有利息,用的是“长尾子的钱”。
    坟山尾子出的:出极子报。做事太过分没有了道德人性,别人才这样骂。
    焦之尾子:无后。《红楼梦》中有。
    翘之尾子:骄傲,自我炫耀起来。
    翘之辫子:人死了。
    日常生活里有时衡量物品不是用斤两,而是“目测”或根据东西的特点作计量标准。
    一搞:过年扯惯面,一根惯面筷子下下来的,叫一搞面。经验丰富的师傅,一搞面的斤两出入不大。
    一壶:不是茶壶酒壶,而是踩出来的一根藕。大概与藕节间相通的特性有关。
    一泡(pào):藕的一节。
    一泡(páo):常作屎、尿的数量词。俗语“两(仰)之一泡屎,款(覆)之一泡尿”,骂死不想好的。
    一把:可以拿捏(抓握)在手心的少量东西。有实指有夸张说法。《红楼梦》周瑞家的谈病重的林黛玉:“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,摸了摸身上,只剩得一把骨头。”比这更少的,叫“一小把把”。
    一子:用大拇指、食指、中指三根指头拈或大拇指和中指两指钳起的很少一束。《红楼梦》中,鸳鸯“又拿起一子儿藏香”。再少点就是“一小子”。
    得之便宜,讨个怪。七不七看脸上,穿不穿看身上。桥归桥路归路。老哇(wā)港嫩的啄,柿子拣软的捏。牵人家龙袍,遮自己大脚。做大不正,惹小鬼告劲。人来扫地,人走泡茶。
    就着桐城话的口语粗糙地用“代表性的文字”,非贸然自创,从古人那里偷学的。几百年前的《红楼梦》作者对桐城话苦费心思,贾母要见刘姥姥,刘姥姥自羞自愧地说:“我这生像儿怎好见的。好嫂子,你就说我去了罢。”
    生像儿:多用来鄙视别人,也自谦。指人的外表不光鲜,内心不自信颓萎,无精气神。俗语有“捉到之就酱生,放之一条龙”,骂善变的蒋脸顽肉秋子。生,读séng,有无g桐城话里同音。若换个书面语,就很难把鲜活的形象和特有的意味全部概括到、包含进来。
    贾府衰象渐显时,饭都只煮刚刚好,七到刮锅,鸳鸯说:“如今都是可着头做帽子了,要一点儿富馀也不能的。”“可着头做帽子”桐城俗话,可,桐城音读kēi,量尺寸时量具紧紧勒住头皮记数字,不多放松一点,尽可能地节省。如:赖小昂太搅了,拿绳子把他可起来!可好、可照。
    桐城话就是这们彰显着个性。地域文化,文化密码。

    楼主新帖
    【分享精彩·网聚未来】 我骄傲,我是桐城人! 桐城网宗旨:弘扬主旋律,讴歌真善美,传播正能量,彰显精气神。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我要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
    国产A片无码
  • <table id="uuuu2"></table>